相关文章

从厂里偷出硅片转卖牟利 记者直击硅片回收乱象-硅片回收|光伏产业...

   浙江在线11月17日讯 今年年初以来,一度风光无限的光伏产业遭遇产能过剩、市场需求萎缩的“袭击”。正在光伏产业苦撑待变的时候,美国在11月9日发布公告,宣布将对中国输美太阳能电池(板)展开“双反”(反倾销和反补贴)调查,这是美国对中国清洁能源产品首次发起“双反”调查,无疑将给光伏企业带来严峻挑战。

  然而,隐藏在一些大型光伏企业内部的一种“非典型危机”其实同样不可小视:少数员工通过各种办法盗窃硅料,然后再想方设法转卖给他人,形成了一条黑色利益链条。

  案例:准新郎去做“贼骨头”

  日前,嘉善公安局姚庄派出所民警巡逻时抓获3个专门盗窃公司车间财物的小偷。令人意外的是,其中1人竟是一名准新郎。为了赚取结婚费用,他与老乡合伙盗窃,共窃得工厂硅料1000余公斤,涉案金额达20余万元。

  今年2月初,吴某进入姚庄一家企业从事原硅料管理工作。上班头2个月,吴某做事很认真,但由于平时出手大方,经济日渐拮据。今年4月,吴某在厂里认识了胡某和杨某,随后几人便称兄道弟。交往中,吴某得知原硅料非常值钱,身为管理员的他正一直苦于无钱结婚,这时一个念头在他心中萌生——偷硅料卖钱。

  经过商量,3人约定每天下班前趁人不注意时偷一两块硅料挂在皮带上带出公司,等累积到一定数量后由杨某负责联系买家来收购。20多天后,吴某等人总共盗取30多公斤硅料,转卖后每人分到了8000多元。尝到“甜头”后,3人又陆续盗卖了五六次硅料。在这个过程中,吴某前后总共拿到10万余元赃款。

  今年6月,吴某去云南找女友,并与家人商量后打算明年春节举办婚礼。之后,吴某又回到姚庄继续上班。3人后来决定将原硅料藏在电动自行车坐垫下方的储藏格里偷运出去,以盗取更多的原硅料。不过在11月初,几人带赃物回家时,刚巧被巡逻民警碰到,他们神色慌张,引起了民警的注意,一查果然查出了问题。

  探究:偷来的硅片去了哪里?

  记者从嘉善县人民法院获悉,这几年来,因盗窃硅材料而被宣判的案件屡有发生。

  2007年下半年起,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陆续发生多起硅材料失窃事件。后经公安机关侦破,原来是出了“家贼”,有10多名员工利用上班之机盗窃厂内的单晶硅原料,总价值上百万元。涉嫌盗窃的10多名犯罪嫌疑人陆续被法院依法判处一到十四年不等有期徒刑,并处相应罚金。

  2008年7月初,光伏企业员工朱某趁在车间上班之际,将自己操作的切断机上的单晶硅棒头尾料三块(价值8800元)藏于鞋盒内,偷带出厂后予以销售,得款5000余元。此后,朱某又剩上班之机将价值1.6万元的四块单晶硅棒头尾料藏于切断机下准备偷带出厂。结果,朱某等来的不是一沓沓的票子,而是一副冰凉的手铐。

  2011年3月17日上午,在嘉善某光伏企业担任车间主任的郑某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信,并顺利办好了离职手续。当天下午,郑某在整理东西时,想回车间偷点硅材料出来。晚上8时多,他背了一个空书包进入厂内,很顺利地偷到了两袋硅材料,结果被保安发现。郑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两年,并处罚金6500元。

  那么,偷来的硅片去了哪里?这些硅材料又是通过什么途径转卖给他人的呢?记者了解到,在光伏企业外围活动着一些收购者,他们利用上下班时机接触工厂员工,将一些收购信息传递给员工,从而达到怂恿这些员工在厂内行窃的目的。在2007年的案子中,据扮演收购员角色的郭天兴交代,他早些时候从网络上联系了一个长期买家,交货的地点一般在无锡体育馆附近。

  调查:网上硅片回收多如牛毛

  昨天下午,记者通过百度搜索相关信息,结果关于硅片回收的信息多达几十页,其中一些信息还名为“嘉兴硅片回收”。记者按照网络上提供的电话号码,以转卖硅片为由,试着拨打了其中两个人的电话,其中一名手机尾号为7995、名为“嘉兴硅片回收”的收购员(以下简称“嘉硅”),另外一人网上自称“高经理”。以下是对话实录。

  (一)

  记者:你这里收硅片吗?

  嘉硅:什么型号的?是单晶硅还是多晶硅?

  记者:单晶的。

  嘉硅:现在行情不好,你那里有几公斤啊?

  记者:大概6公斤。

  嘉硅:这么少啊!起码50公斤,我们才收!

  记者:我这是几个工人从厂里拿出来的,当然少啊!你什么价格啊,我可以积累多了再给你,你看怎么样?

  嘉硅:你哪里来,我不管,现在行情不好,一公斤60元。

  记者:这个也太少了吧,现在拿出来风险很大的!

  嘉硅:我浙江、江西经常拿货的!你那有蓝色的碎片吗?这个价格高一点,一百多!

  记者:那我叫他们盯一下,到时候再联系。

  (二)

  记者:是高经理吗?你这里硅片多少钱一公斤?

  高经理:你的是碎片还是什么?整片的话,价格高一点。

  记者:单晶的,你什么价格?

  高经理:这个五六十元,你有多少?

  记者:大概6公斤。

  高经理:太少了,收起来麻烦。

  记者:我这边还有一些好货,蓝色的碎片你要吗?

  高经理:这个好,大概90元一公斤吧!

  记者:那怎么给你?

  高经理:你可以寄给我,我打钱给你!

  记者:这恐怕不行?很不安全啊!

  高经理:做生意讲个诚信,很多人上百公斤都是这么寄过来的,你怕什么!

  记者:我这个来路不是很正,怕你事后不给钱啊!

  高经理:你放心!我们做的是长久生意!

  记者:那我再积累多点给你,你看怎么样?

  高经理:现在要小心点啊,别搞出事情来。

  在记者的催促下,“高经理”给记者发来了他的地址,地址显示,他在江苏昆山一个地方,确实姓高。随后,记者又电话联系了几名采购员,结果发现,尽管光伏产业整体行情不好,但哪怕是几公斤硅材料,他们也要,收购价也大致相同。最叫人吃惊的是,他们几乎不问来货渠道,在记者明确表示是赃物的前提下,他们也不避讳,更有人劝记者“拿货的时候,要小心一点”。

  警方提醒:

  企业应严把进人关,对每一个报名进厂的员工都要进行一定的甄别;要落实各项安全防范规章制度,从制度上防止内盗案件的发生;并做好各项技防物防措施,如安装防盗窗和监控设施等。南湖晚报 记者 朱胜伟 徐佩 通讯员 吴罡 潘子菁 单苑